汇集了不同地域、不同文化背景和心态的人们

2018-08-18 03:51

午夜,我打开收音机,听到里面传出一个声音,亲切而有质感,冷静又充满智慧,我听到她说:"在一个热闹而又孤独的城市,我用声音布满天空,我希望在这里人们彼此温暖,心中有安宁和温柔。" 我突然间很感动,为这个声音,也为这座城市。

1999年的一次节目中,一名癌症患者打来电话,讲述了自己悲惨的遭遇,煽动力很强,当时晓梅忍不住流下了泪水。节目播完之后,她给那个人联系了癌症医院与护理,邀请他作检查,那个人却不肯去,经过调查,发现"癌症患者"根本就是一个健康的人,他打这个欺骗电话,只是为了玩一种通过牵引主持人的情绪获得快乐的游戏而已。 面对这件事情,晓梅采取了很宽容的态度,她说:"在人性走向自由舒展的过 程中,总会出现一些灵魂扭曲的人,但这是只是一个过渡阶段而已,人性最终会回到健康的、理智的轨道上来。"

七年里,胡晓梅连获大奖;七年里,一直有几百万名听众每晚守在收音机旁,等候她的节目。在"夜空不寂寞"中,每个人都不得不面对真实的自己。

1997年,中央电视台第四套节目将其译成英文对海外播出。深圳大型记录片"辉煌五十年"对"夜空不寂寞"这一深圳特殊的文化现象做出高度评价。

晓梅以自己的诚挚和善良,聪慧和敏锐,阐述了社会、人性、和道德的意义, 给人们留下了一个值得长久思索的空间;在周围满是纷扰的人世里,依旧会有值得我们尊崇和仿效的某些纯粹、简单、美好的生活和信念,一些虽然存在但被普遍怀疑的美好感情。

1992年大学毕业的晓梅来到深圳电台主持"夜空不寂寞",使这个节目一下子窜到各档节目收听率的首位,拥有几百万名听众。晓梅说:"声音对我来说是一种诱惑"。正是这种诱惑,使晓梅获得了1999年全国广播电视"百优双十佳"节目主持人评选"金话筒奖"正是这种诱惑,使听众沉浸在"夜空不寂寞"中,七年不舍不弃。

前不久有一对夫妇打来电话说,五年前的每一个夜晚她们都要听晓梅的节目,后来事业逐渐发达,没时间听了;今天偶尔听起,她的声音犹如一把钥匙,将他们的记忆之门打开,五年前的那些日子历历在目,他们发现,晓梅的声音几乎代表了他们的一个阶段的生活。 晓梅说:"我希望离开我的听众越多越好,因为这样就证明大家都在做事情,在忙,不再需要仅仅从声音里获得慰籍"。 我问晓梅:"关于成功,一个不可缺少的因素是什么?" 她坦言道:"忍耐,忍耐一切,包括恐慌、绝望、无力、寂寞、蔑视等等,当你无力还击时,忍耐就是前进,它可以使你的翅膀变得更加强硬。"

我感觉每次接电话都是一次短兵相接,一次心理上的冒险,因为即便听众提的 是以前有人提的问题,时过境迁,这个问题的答案也在变化,新鲜感无时无刻不在电话中跳跃"。在长期的节目主持中,晓梅与百万听众一起成长,与他们达成了理解、信任和默契的良好氛围,激荡起了爱与希望的暗流,对于这座移民城市来说,这是 弥足珍贵的。

1996年,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生活空间"节目播出三集"夜空不寂寞"同名专题片,观众反 响强烈。

正是抱着这种信念,她在节目当中帮助了不少有困难的人: 1993年,晓梅在节目中播出了一位叫杨佳朋友的来信。信中杨佳说到家庭的困境和就读于湖南长沙一所大学的妹妹杨采玉即将失学的状况。节目播出后的一个月内,远在长沙外院的杨采玉就收到了几百封发自珠江三角洲鼓励她继续求学的信和近三千元的汇款,这些热情善良的援助挽救了一个即将失学的少女; 1997年,身患癌症的杨先生在她的呼吁和广大听众的支持与鼓励下重新燃起生活的勇气; 1998年,怀孕六个月的小云打来电话,诉说了自己的不幸遭遇:因为第三者的介入,她即将被丈夫遗弃,而腹中的孩子又被测出有不宜诞生的先天性疾病。在晓梅的呼吁下,医生、律师以及广大听众纷纷打来电话,提供专业意见和生活建议。

胡晓梅, 1992年12月进入深圳广播电台主持"夜空不寂寞"至今。

晓梅与我通了两次电话约采访的时间和地点,见面时,她准确地道出了我的性格特点,我问她其中的奥秘,她笑答:"你的声音告诉我,我对声音有一种独特的感受力,这是天生的"。 晓梅是在念大学时的一次朗诵会上发现自己在声音方面的天赋的。当她第一次 站在舞台上,面对下面黑压压的观众,她没有紧张感,却好像看到自己变成了一块石头,沉到了清清的水里面。当她开始朗诵"简·爱"的片断时,台下突然变的很静--什么都没有了,只有她的声音,它牵引着观众的思想,沉浸在它所制造的氛围当中。

胡晓梅:夜空不寂寞 http://www.sznews.com2013-04-23 18:46深圳新闻网【字号:大中小】

刚来深圳时,晓梅和许多女孩一样 ,希望背后有一个强大的男人顶着,即便失败也不怕,可是,当这个男人给不了她要的安全感时,她便感到惶恐。 "以后,我慢慢强大起来,发现独立是一件无比快乐的事情,我现在拥有两套 房,将所有的积蓄都花在父母身上,为他们开了一家餐厅,孝敬父母是最令我安心的。"在主持"夜空不寂寞"当中,晓梅接触了大量的女性,她发现真正独立的女性并不多,许多女人总是把自己放在一个渺小、软弱、需要依托的位置上,她们说自己有多爱,说自己付出了许多,却得不到回报。 "由于经济和意识的无法平等,她们便用爱来强行解释,她们不懂得靠自己获得快乐,这是一种悲哀。" "真正懂得爱的男人也不多,多数男人没有付出爱的能力"。 "许多人抓住了象爱的东西,但真可惜,那根本就不是爱。真正的爱不需用金钱来维系。"

在深圳这座移民人口比率高达百分之九十的新兴城市里,汇集了不同地域、不同文化背景和心态的人们,他们在为这座城市的高速发展贡献心力的同时,也承受着因为紧张激烈的竞争氛围和相对疏离的人际关系所造成的情感需求危机。在"夜空不寂寞"当中,晓梅力图营造出一种彼此有共鸣和认同的温馨的情感休憩地,她把自己当作听众中的一员,在节目中相互倾吐、相互抚慰,在这里,每个人都能够放心大胆地说话。"我是他们当中的一个代表,有时也是一个模糊的希望,我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就是为他们倾吐心声,赶走寂寞"。

晓梅心目中的理想家庭是平等的家庭,她是一个很事业的女孩,不会由于家庭 的缘故放弃事业,即便哪个男人很有钱。 "吸引我的始终是那种年轻、有活力、奋发向上的男人,我希望我们可以一起 交流思想,一起谈论诗歌、文学、电影,对所有美好的事物有共同的感受力,晓梅说,"我无法忍受一个很大男子主义的人"。